您当前的位置 : 太原新闻网(太原日报报业集团) >> 特别关注

抽丝剥茧辨良莠——省肿瘤医院病理科探秘

来源:太原晚报 2020年01月15日 11:05

  

技术人员正在切出不到5微米的组织切片。

  重大手术中,到底是谁说了算?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即使是最现代化的一流名院,对疾病最可靠的诊断依然是病理诊断,病理医生更被冠上了“疾病的最终诊断者”“医生的医生”等称呼。

  在省肿瘤医院的医技楼三层,一扇普通的门背后,藏着“神秘”的病理科,这里研究的是人体细微的组成部分,解决的却是人身体最大的健康问题,甚至还要用上最前沿的分子学、免疫组化、基因等检测手段,帮助患者确定最合理的治疗方式。57岁的金先生躺在省肿瘤医院的手术室里,等待他的命运被裁决:如果他肺部的结节是良性,皆大欢喜;如果是恶性,则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结局。 谁来决定金先生的命运呢?此时,能一锤定音的不是主刀医生,而是为外科医生提供诊断“金标准”的病理科医生。他们作出的结果,决定了一个器官摘除与否,直接影响患者健康甚至生命。1月14日,记者跟随省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郗彦凤,探访这些幕后医生不为人知的工作日常。

  30分钟精准诊断

  1月14日,腊月二十,省肿瘤医院的患者并未明显减少,相应的,病检数量也是有增无减。

  金先生的手术也在这天进行。去年8月,金先生体检时被告知右肺有结节。咨询医生朋友后,决定先观察3个月。去年11月底,他又到省肿瘤医院做进一步诊断。医生看过CT片后告诉他,“不排除浸润性癌的可能。”也就是说,结节有可能是恶性肿瘤。

  上午10时许,金先生被推进手术室。很快,手术室医生把取下的结节组织送进了病理科。在那里,一名医生和技术员配合,速记标本表面特征,随后将标本送入零下20℃的冰冻切片机,切成一片片厚度为4微米左右的完整切片,经过染色、固定,制成数片玻璃标本。病理医生在显微镜下仔细辨别作出结论后,直接把结果发回手术室,帮助手术医生决定最终的手术方案和肿瘤切除范围等。

  “这个术中冰冻检查要求30分钟内完成,而且是随来随做,因为病人正在手术台上等结果。而常规组织切片病检要经过近40道程序,需要1至3天,甚至更久。因为我们作出的结果,决定一个器官是否摘除,直接影响患者健康甚至生命,马虎不得。”郗彦凤介绍,术中冰冻是在手术中作出病理诊断,也是为了减少患者再次手术的麻烦,这就要求病检既准确又快速,病理医生承担的压力和风险非常大。 “恶性,浸润性癌。”看到病理结果,手术室里一场“战斗”才真正开始。

  “取材”考验意志

  省肿瘤医院病理科设在医技楼三层,上午8时,病理科登记窗口就排满了等候送检的人。除了本院患者,作为我省唯一的病理学国家临床重点专科,又是省内规模最大的病理科,其他医院有了疑难病例,也会把病检标本送来,请郗彦凤他们共同会诊。每年仅常规病检就要做5万余例,再加上1万余例院外会诊和更高技术要求的细胞检测、分子学检测、免疫组化检测等,去年全科62名工作人员完成了12.8万例的检测,诊断准确率超过了96%,并且仍在逐年提升。

  “1.5乘1.5乘0.3……”在弥漫着刺鼻气味的病理科取材室,38岁的医生常江正近距离观察一块被切除的病变肺脏,“像这片灰白部分都是有问题的。”他一边向助手描述病变情况,一边测量组织大小并切取标本。但他说的话,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这是取材医生间的“暗语”,意思是按照长宽1.5厘米、厚0.3厘米的规格,切下需要的病检组织。

  多数病理检查都是从第一步“取材”开始,这也是病理医生必须要过的第一关。取材,字面意思是选取适合的材料,可病理医生的取材工作却是个很大的挑战。福尔马林浸泡过的人体组织散发着刺鼻气味,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“外表”,海绵状的肺、斑斑点点的甲状腺、夹杂着恶臭的肠道……这些被切除的人体组织里,藏着患者最真实的病情。 “刚来那会儿,见一次吐一次,更别提下刀了。没办法,吐完还得继续干,大家都得过这一关。取材位置准确,对后续的肿瘤细胞或病变组织的判断才有帮助。”回忆起自己刚上班的样子,常江忍不住笑了。

  百炼火眼金睛

  完成了取材、包埋、脱水、切片、染色、固定等“准备工作”,病理医生才能开始最重要的“看图识病”。

  厚不到5微米的切片组织,被固定在长7.6厘米,宽2.6厘米的载玻片上。将玻片固定在显微镜上,从一旁的电脑屏幕上,记者看到这些切片,有的像一朵朵盛开的菊花,有的呈现出层次不同的大理石样花纹,有的圆形细胞中夹杂着长条状的花纹,还有的则是密密麻麻的黑点……在记者看来,这些只是千变万化的花纹,可病理医生却要仔细比对,寻找标本中是否藏有肿瘤或病变组织。

  郗彦凤从业近30年,一年要看10多万张病理切片,而且还要处理科内日常事务,每天只能利用加班时间处理大量省内外会诊和疑难病例。“不看数百万张片子,没个十多年,炼不成‘火眼金睛’,因为很多疾病尚未被发现和攻克。”郗彦凤说,一名合格的病理医生除了有外科医生的基础,还必须掌握影像学、分子学等,起码要经过5年到10年的训练,才能有资质对肿瘤性质作出判断。如果患者病情复杂,科里还要组织更高年资的专家医生会诊,最后作出一份详细的病理诊断报告,以确保不会有“冤假错案”发生。

  在医生办公室里,几名医生正坐在显微镜前,熟练地将玻片固定,轻轻转动着镜头调整倍数,眼睛几乎没离开过镜头,十几分钟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。“如果今天看不完,明天就会越堆越多,大家必须加班加点工作。”郗彦凤介绍,医生们每人每天要看近400张片子,一坐就是一整天,忙的时候上厕所都要小跑着,经常是家里打来电话,才发现外边夜色已深……听了这话,记者再也不忍心打断他们的工作。

  每年5万余例常规病理报告,长期在弥漫着福尔马林的环境中工作,人均每天数百张切片的病理诊断,准确率高达96.91%,细胞诊断准确率竟达100%……即便这些都不为人知,患者能看到的仅仅是病理报告上的一个签名,但他们依然在这个岗位上默默坚守着、奉献着…… 本报记者任兵魏薇文/摄

(责编:王春宇)
重庆时时彩2.3.0安卓 北京快乐8 股升网配资 点石策略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甘肃11选5 河南11选5 p3开机号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 雨润食品股票可以涨价吗 金钥匙配资 金鼎智富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是正规的 东软集团股吧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m.10jqka.com.cn 拉伯配资 北单